• 加入收藏| 設為首頁| 站內搜索| 中國公司秀| “畫”說中國| 影響力企業| 分享

  • ?

    環球醫城黃玉浩:揭黑記者生涯給了自己最正直的價值觀,確保商業文明

    來源:中經聯播   李文文   時間:2019-03-23 09:09   瀏覽量:13177

    【中國經濟新聞聯播 創業人物】黃玉浩,北京健康盒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、環球醫城創始人,前新京報、中央電視臺資深調查記者,代表作有阜陽白宮、王亞麗騙官、山東新泰上訪者被強送精神病院等,被GQ雜志評為“中國最善于突破的特稿記者”、北京衛視第二季《我是演說家》六強。

    黃玉浩2 (2).jpg

    2015年,黃玉浩下海創辦全球優質醫養直達平臺一環球醫城,次年獲中國最大的政府股權投資基金之一的上海久有基金投資,目前環球醫城已是國內最大的輔助生殖一站式服務平臺,在美國、加拿大、日本、泰國,柬埔寨,澳洲等國家和地區與當地醫院進行合作。環球醫城輔助生殖服務在亞洲、歐洲和北美市場具有廣泛的影響力,與俄羅斯的EMC、MD、NGC、美國FSAC、LARC、SDFC輔助生殖醫院為長期合作伙伴。2017年收購安徽省非遺一泗縣老孫頭藥物布鞋公司,該藥物布鞋借助環球醫城已成功打入歐美、澳洲、西亞、東南亞市場,成為中國唯一-獲得澳大利亞TGA認證的藥物保健鞋類。

    “這是它最偉大的時刻之一,我經歷了”

    2008年,是調查記者黃玉浩職業生涯的巔峰時刻。

    黃玉浩2 (1).jpg

    時任《新京報》記者的他,去采訪一起“上訪者被強送精神病院”的新聞。為取得一手證據和資料,他冒充被關押者的親屬,到精神病院送了一個星期的飯,最終拿到上訪者寫在紙盒上的一串絕密名單和證據。

    “當時一名年近九旬的老人握著我的手說,‘黃記者,這是我的身家性命,我把我們的身家性命交給你,你一定要對得起我們對你的信任。’”黃玉浩回憶,稿子面世后,責任人員受到嚴懲,訪民也重獲自由。黃玉浩覺得自己的理想實現了——做中國千千萬萬窮人的眼睛、耳朵和嘴巴,為他們立命。那些年,正值調查記者們熱血沸騰、快意恩仇的時期。

    “我剛進《新京報》的時候,總編輯王躍春給我們做培訓,講過去,講現在,講未來。聽完我就覺得,她給我一把刀,我都能出去砍人”,黃玉浩笑稱,“那會兒雞血打得太足了。”

    “心里就直犯嘀咕,覺得發生了些什么”

    雞血再足,也有用完的一天。

    2010年起,傳統媒體尤其是市場化媒體已經不再處于輝煌時期,是造成媒體人紛紛轉型的一大原因。2011年,他與香港城市大學助理教授沈菲一起做了一次全國性普查,發現調查記者生存狀態并不理想。334名受訪者中,有40%的人不打算繼續從事調查性報道。調查記者隊伍從原來的300多人,迅速萎縮至100多人。

    2012年前后,黃玉浩突然發現,自己不會寫稿子,甚至連報選題都成了很沮喪的事。“我以前是《新京報》最會報選題的,選題通過率基本上是90%以上”,黃玉浩記得,當時,微博、微信等新媒體已經崛起,“我們的選題好多都是從論壇、貼吧、郵件上來的,但是剛有個東西你去一搜,發現微博一大片,而且人家有持續性,每天在那兒更新。我們當時的流程是連采帶寫基本上七天,到2012年時,你會發現這七天已經非常漫長了。”

    做記者的幾年,黃玉浩以“揭黑”見長——他揭發過“白宮書記”,解救過上訪農民。慢慢的,他發現,自己的看家本事使不出來了。即便是那些“有幸”被他采訪報道過的人,其命運也沒有得到根本改變曾經上訪的農民還在繼續上訪,“騙官書記”倒是被判了,但她的非法財產還控制在背后的奸商手中。

    “我會做出改變,因為我餓”

    嗅到危機后,黃玉浩決定轉型。他先是跳槽去央視《經濟半小時》待了一年,一分錢沒拿到。2012年,他重回《新京報》,在意識到“自己寫的稿子都是狗屎,一文不值”后,他開始競聘新媒體,改行賣廣告。

    內部海選時,社長戴自更看到名單上有黃玉浩的名字,暴跳如雷。

    黃4 (2).jpg

    “他跟我說,黃玉浩,早知道你要是想干這個,你當時回來我就不會要你的,他說我一直把你當成《新京報》新聞理想的標桿,讓新記者向你學習的榜樣。你倒好,你為了賺錢,你做逃兵”,四年后再次回憶起那個場景時,黃玉浩顯得很平靜,“他們講的那些理想主義,真的是陽春白雪的,你看不到一點兒與錢有關,與柴米油鹽有關的”。

    幾年前錄制的一個視頻里,黃玉浩說到自己的銀行卡上永遠保持著只有五千塊錢,他也因此在圈內得名“黃五千”。到央視后,由于不發工資,他連五千塊錢都沒有,到了要借錢買西裝,借錢出差,甚至借錢結婚的份兒上。

    “我有憂患意識,那是捱過餓的人才有的”,黃玉浩的轉型動力很簡單,“因為我餓”。

    15歲以前,黃玉浩從來沒有吃飽過飯。一次,鄰居屠夫家的孩子惡作劇,把一塊肥碩的生肉丟到他面前,他立刻欣喜地撿起,在其他孩子放肆地笑聲中,大嚼起來。這一幕被他的父親看到了,后者劈手打了他一個耳光。

    “對饑餓本能的恐慌,骨子里的,你們不懂,我懂。”黃玉浩說,他選擇了背棄他曾經的新聞理想。

    “真正的創業是和過去割裂開的”

    而眼下,對轉型后的傳統媒體人來說,更多的精力需要花在適應自己的新身份上。

    黃玉浩的公司位于北京亦莊開發區一家醫療設備公司內,毗鄰拜耳、可口可樂等企業。

    “昨天晚上沒回家,在車上睡的。今天知道你們要來,中午特意回去洗了個澡。”曾經“灰頭土臉”的調查記者黃玉浩,如今西裝革履地坐在會議室內,接受記者采訪。

    黃4 (1).jpg

    “創業真是一碗有毒的雞湯。”盡管在資源儲備上已經做得十分充足,黃玉浩還是發現, “你想做個什么事情,真的是舉步維艱。”如今,他在做一項醫療、養老項目,這并不是他第一次創業了。不做調查記者后,他嘗試過做電視節目、做新媒體,后來還去企業做過公關、拉過廣告,但這些在他看來只能說是轉型,不能說是創業,真正的創業是和過去割裂開的。

    “這里面最難的是心態問題。尤其調查記者,那是百分百的甲方心態。我們當時就覺得老子特別牛,恨不得覺得自己是紀委。我采訪你,我就代表平臺,我們平臺多么牛逼,被哪個領導批示過,出過什么有影響力的報道。”黃玉浩說,“但是當你創業以后,你的心態一下變成乙方心態。面對合伙人毀約,或者別人的質疑和抨擊時,要如何去應對?”

    “總還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”

    黃玉浩對自己也有極高的要求。他在運營團隊辦公室的門上掛上“總編室”的牌子。墻角的書柜里,放著各種翻舊了的新聞類書籍。一本2011年四月刊的《GQ》雜志將他評為“最善于突破調查記者”。旁邊的墻上則貼著他當記者時出去做講座的海報。

    “這些東西提醒我,我曾經是個媒體人。即便現在做其他的東西,至少我的價值觀決定了,我不去欺騙別人,不做虛假宣傳,也不會去賣一些假冒偽劣的產品。”黃玉浩肯定地說,“我不會變成我過去調查的那些人。

    【責任編輯:張仲民】
   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

    分享到…


      跑跑卡丁车手游ios什么时候上线